亚洲彩票

1974年,我们在八一镇尼洋河畔执行种菜、养猪任务

我爱尼洋河

李义忠

“是谁帮咱们翻了身?是谁帮咱们得解放?是亲人解放军,是救星共产党……,军民本是一家人,帮咱亲人洗呀洗衣服裳……”18军部队进驻到林芝八一尼洋河畔,八一就是一座兵城,洗衣歌也早已在这儿传唱。藏汉团结一家亲,军民鱼水情谊深。

1974年尼洋河畔

1974年春节刚过,二营营部决定,杨进武会计带领李义忠、郑良才去林芝县八一区(八一镇),尼洋河畔尼西沟老部队执行种菜、养猪任务。早就听说林芝是西藏的江南,那儿山清水秀,美如画卷,去亲身体验雅鲁藏布江、尼洋河畔的绮丽风光,我心里可高兴呢。我们搭乘汽车16团,去林芝运木材的解放牌汽车,车队从堆龙德庆县980工地出发,经过拉萨市区、达孜县、墨竹工卡县,来到5000多米的米拉山上。米拉山是拉萨河、尼洋河的分水岭,拉萨市和林芝县之间的一道险关,车队在山上停下来,驾驶员开始检查刹车和方向机等,给轮胎安上防滑铁链,保障下山安全。站在山上的公路边,可以望见那些翻下山摔得七零八落的汽车残骸,让人感觉有些不寒而栗。米拉山的冬季,山上山下都在下雪,积雪已经覆盖了公路路面,道路养护工人正在公路上铲雪,汽车通过后雪水在路面结了些冰,汽车下山容易打滑,弄不好就有翻车的危险,驾驶员们可认真了,安全第一!去帮助工人处理结冰路面。汽车驾驶员小心翼翼地驾驶汽车,沿着盘山公路缓缓行驶,花了不少时间才到达有灌木丛的山腰,下到工布江达县的松多兵站,车队需要在兵站休息吃饭、住宿。第二天,我们到达了尼西老部队营区。

尼洋河畔的尼西沟,623部队的根在这儿,老团部负责管理三营和各单位的留守人员,以及部队的勤务和给养。三营的部队就在这原始森林里,伐木、再解成木料,供应530和980工程。各单位留守人员,就是在这儿养猪和种菜。杨会计告诉我,从18军进藏就开始,垦荒种菜养猪是老传统了。毛主席指示:进军西藏,不吃地方!进藏部队垦荒戍边,就是要长期建藏,边境为家。西藏部队的供给,是汽车部队从青藏线、川藏线艰难地运进来。住拉萨的部队由干部带队,走400公里来尼西种菜和养猪,就是减轻部队主副食供应压力,保证部队的正常军事训练和国防施工。

尼洋河畔的尼西沟有茂密的森林、清澈的河水,五颜六色的山花,山中的桃子、苹果和核桃等。夏季,乡亲们的村庄周围、田野里种植的青稞、麦苗、油菜和各种蔬菜,与青山绿水连成一片,漫山遍野、绿油油的使人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,那美如画卷的风景,犹如世外桃源,这就是西藏神奇的江南。

尼西沟属于林芝县八一区(八一镇)管辖,尼西沟就是尼洋河边的小河套,山沟里驻扎有通信团、汽车独立营和623部队老营区。尼西沟中的公路通往各部队。623部队、汽车独立营就驻扎在公路旁边,汽车独立营的加油站,是二营营部的邻居。这个加油站,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,我们刚到打扫环境卫生,加油站汪老兵家属来部队探亲,住加油站住宿。那天下午,汪老兵家属在宿舍门前用铁皮炉生火,加油站里的一位老兵,用汽油洗衣服的油污,随手把洗衣服后的脏汽油泼向门外,恰巧,直接引燃生炉子的家属,她吓得大声呼救,我看傻眼了,只见杨会计边跑边脱大衣,口中喊拿被子!拿被子!飞一样冲到那位军嫂面前,用大衣把她裹住,汪老兵听到呼救和喊声,本能地抱起被子冲出门外,赶紧用被子包住妻子。汽车独立营把受伤的家属,送到115医院治疗。由于现场处置得当,汪老兵家属手、脚、面部小面积轻度烧伤,出院后来感谢杨会计救命之恩。在这件小事中,杨会计的应急处置能力叫人叹服。

杨进武,陕西人,二营部财务会计,普通话讲得很流利,速度快鼻音重。耿直爽快,工作中严肃认真,给人感觉特别能干,什么活他都会干。他决定种什么蔬菜、数量和养猪;给养的申请和领取、津贴的发放等。民以食为天,煮饭和喂猪就我和郑良才,一人一个月轮换。种菜、上山去拾柴禾和打猪草照样参加,该做饭和喂猪的时间自己安排。

1974年尼西沟

郑良才同年战友,中等身材,身体比较结实,机灵做事情一学就会;入伍前是理发匠(员),随时都是面带微笑。是营部通信员兼职理发。在980工地周末他很忙,除了为营部的人员理发,那些连队干部也来找他理发。其实,各连缺理发员,大多是自告奋勇,能够剪掉头发就行,谁理发都行,工程兵嘛推个小平头、光头都可以。他理发技术好,干部找他理发很正常,人人都爱美嘛。

没有高压锅就煮塌锅饭。杨会计当过司务长有经验。第一天,他做示范多少大米,加多少水,水干后焖多长时间;炒菜也是数量、油、盐酱醋等手把手地教。林芝虽然海拔3200多米,但毕竟还是高原,煮的塌锅饭仍然有些夹生;煮的面条也有未熟透口感。就这个条件凑合着吃。饲养有2头猪,切猪草、煮猪食和喂猪、打扫猪舍也是手把手教。郑良才学得快,没过几天就熟悉了做饭、煮猪食、喂猪和打扫猪舍的工作。

早晨,友邻部队的军号声,催促我们按时起床,杨会计领着出操跑步。趁没有开工,先熟悉尼西沟环境,团部的各个机关、后勤处(给养)、卫生队(就医);去尼西山腰处驻扎的通讯团看望战友,到汽车独立营走访朋友。周末,我们搭顺风车赶八一街,驾驶员看到军人都要刹一脚,军车多搭车方便。八一街区位于雅鲁藏布江北岸、尼洋河下游,两河加上原始森林环抱、鸟语花香、空气新鲜、气候宜人,就像洗衣歌中唱的一样,美丽风光近在眼前。这儿有邮电局、照相馆、卫生所,还有八一毛纺厂,据说是从上海搬来援建的,毛纺厂嘛当然上海女同志多,生产的毛线、毛毯是抢手货!我后来买了熊猫、提花、和方格毛毯,至今在用!老八一兵站是川藏线上,来来往往的军车、军人休息、进餐和住宿地。八一区部队就多啦,有52师师部、师直属部队;陆军第115医院;623部队三营营部和连队也驻扎在八一沟、觉牟沟内;加上尼西的各个部队。所以,八一就是一座兵城,因部队而兴起的城镇,购买日常用品的唯一地。

营部的菜地在营房旁边,沿着灌溉的水沟一溜排成片。开春,我们把羊粪撒到地里做底肥,再引河水灌溉浇地,做种植蔬菜的前期工作。利用灌溉菜地间隙,我们连续上山去拾柴禾,运回来劈好作为燃料,还要给拉萨营部准备些干柴禾,所以,拾柴火是个长期任务。上山打猪草,除了每天喂猪外,把多余的猪草晾干,作为备用饲料。基本上每天都得打猪草,打猪草也是个长期的任务。

养猪是件重要的工作,养猪是解决部队的肉食供应。西藏部队要吃上新鲜猪肉,全靠自己养猪,工程兵的体力消耗大,国家配主食是每人每月45斤。各连队除了在尼西养猪,拉萨部队也鼓励养猪。据陈定毅回忆,二营8连有位叫陈树华的战士,在980工地连队驻地,在野地里挖了个大坑,搭建养猪的畜舍。冬天小猪不慎掉进冰雪粪坑里,他不怕脏和寒冷,跳入粪坑救出小猪,全身都是冰雪粪水。在养猪工作中不怕苦,不怕累,年终喂了几头大肥猪,其中一头重800多斤,改善了连队生活,得到战士们的赞扬,连队首长给他嘉奖。年终荣立了一个三等功。他的养猪事迹在623部队巡回报告,所以,养猪是件很光荣的事情。

菜地已经浇灌了两次水,那些羊粪蛋蛋已经融入土中,晾干后就可以进行翻地工作。四川人习惯用锄头翻地,杨会计喜欢用圆锹,他说不管用什么工具,只要把地翻过来,再弄平整就行。翻地是体力活,我们连续翻了几天的地,除了劳累外,手也磨起小水泡,用酒精消毒后刺破水泡继续干。

先种土豆,把菜地翻好再整理成行刨成小沟,把土豆块一个一个地摆放好,再撒上草木灰,最后用土覆盖并垒成行,土豆的种植工作就完成了。杨会计会做农活,他领着我们干。土豆是西藏部队的三大菜之一,变着花样做战友们都喜欢吃。所以,土豆就多种。种白菜就要培育大白菜、莲花白苗,这个活要细心、时间长和工作量大。接下来,我们翻了一小块地整理好后,把要培育大白菜和莲花白种子撒上,用薄膜覆盖等待它们出芽。另外,再翻一块地,种上早熟蔬菜,有菠菜、小白菜和水萝卜,过段时间这些蔬菜就会摆上餐桌,先吃上新鲜蔬菜。

1974年尼洋河畔

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就轮到我做饭和养猪。把杨会计教的方法拿来实践,看他们做饭很容易,一旦自己操作,就有点力不从心,一番手忙脚乱地操作,饭和菜是做出来了,结果饭还是差点火候没法吃;菜的味道也是不咸就淡,还有苦涩味。参军前在家做过饭,就是米和切碎的萝卜放在一块煮稀饭,大多数时间是吃咸菜,炒菜简单,放上一小小的猪油,煎化后把菜放下锅煮熟就行。现在做饭可麻烦多了,放的调料有油、盐、酱油和醋,稍不留心就会犯错。好在杨会计人不错,有耐心没有批评我,还说:小李子平时挺聪明嘛,怎么就没有做好呢?你看我是咋个操作的,学做点儿。大家动手重新加柴再焖一会儿,菜嘛也来个大杂烩,将就凑合一顿。晚上,杨会计帮忙煮饭、炒菜就恰到好处。第二天,大家都来帮着弄饭、炒菜,慢慢地就学会了做饭。说下喂猪吧,看起来简单,切猪草加点饲料(黄豆粉)再煮一煮,拌匀就可以喂猪了。不过要猪儿长得快,还是有窍门的,饲料除了要切碎,一定要煮熟,特别是加了饲料粉后要多煮会,煮熟了猪消化好。记得有一天,有一头猪不吃食,糟了猪生病了?这下麻烦大了。赶紧报告杨会计,还好他有经验,看了看猪摸了摸猪的肚子,去卫生队拿了些药伴到猪食中喂,过了两天猪儿就慢慢地好了。杨会计告诉我,猪受了凉也有消化不好,以后猪饲料一定要煮熟,也不能喂得太饱。哦!原来养猪也是有讲究的。

大萝卜、土豆、白菜(莲花白)是部队三大菜,要多种。种大萝卜简单,把地翻好弄平整,掏好沟播下大萝卜种子,浇点儿清粪水覆盖种子,待出苗后才有后续工作。大萝卜比大白菜、莲花白要少浇一次粪水。土豆的田间管理简单,羊粪已经用做底肥,就是浇点水和拔草,必要时给点肥。种白菜就花费时间和精力,肥料也用得多。大白菜、莲花白出芽长苗后,就要浇水让其慢慢生长,稍微大点再浇点清水肥,苗壮一点才好移栽。一个月后,开始移栽大白菜和莲花白,栽白菜是个细心的活,移栽、浇水再浇水到成活。大白菜、莲花白的田间管理,随着秧苗一天一天生长,就要浇点清清的粪水、慢慢地长大点,就开始浇肥料或者是粪水,担水和担粪水,挑着小跑再弯腰用瓢浇菜,劳动强度大着呢,累的肩膀疼和腰腿酸痛。下雨天给白菜和萝卜施点化肥,节省挑粪水浇菜,白菜和萝卜也生长得快。种菜就是这些活,该浇水、浇肥就担水、担粪水浇,该拔草的时候就拔草。看着蔬菜一天一天地生长,心里也美滋滋的特别高兴,这是用汗水换来的劳动成果。

夏天,杨会计领着上山采蘑菇,他熟悉蘑菇的生长环境,在树林中仔细寻找,我们采到木耳、银耳、松菇(松茸)和猴头菇;惊喜采到菌灵芝。收获不小,杨会计亲自下厨,红烧猪肉罐头烧蘑菇,美味佳肴,是进藏最美味的一餐。

八一建军节,军区文工团来林芝慰问演出,林芝县、八一区更张和尼西的乡亲们也到部队慰问,这是我在尼西最高兴的日子。尼西的部队和乡亲们进行联欢,歌声和笑声伴随着锅庄舞,回荡在尼洋河畔,翻身农奴把歌唱,在北京的金山上和洗衣歌,是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,特别是洗衣歌,藏汉团结一家亲,军民鱼水情谊深;军爱民来民拥军,军民永远心连心。

收获的季节到了,把土豆、大萝卜、大白菜、莲花白,搬上前来运输的汽车,丰收的喜悦挂在脸上。尼西沟工作单调,每天忙忙碌碌地跟蔬菜和猪打交道,倒也觉得充实。留恋尼洋河畔的青山绿水,山花、蘑菇、菌灵芝和野果子。经过这次锻炼,让我懂得了很多人生道理,学到不少知识,杨会计是解放军军官还领着我一起种菜,同人畜粪便和泥巴打交道,无怨无悔。革命工作不分职务高低,养猪种菜也能为部队做贡献。

站在尼洋河畔,恋恋不舍,仿佛飘来歌舞声:雅鲁藏布尼洋河,军民齐唱洗衣歌;共产党带来幸福多,藏汉同唱团结歌;军爱民来民拥军,军民鱼水情谊深;山欢水笑尼洋河,军民永唱洗衣歌。

1974年尼西沟

(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)

作者简介: 

李义忠:1972年12月入伍,先后在西藏军区56190部队和第三野战医院,解放军第41医院工作。多次参加军区医疗保健任务,到各军分区,各边防部队及边防哨所。常参加各边防部队进行抢救治疗工作,1986年(87—4演习前夜)冬参加边境反蚕食前线医疗抢救小组工作3个月余;1989年冬参加边防战创伤抢救工作,首次在西藏动用黑鹰直升军机转运9名颅脑损伤危重伤员,军区首长命令我亲自护送以保障伤员途中生命安全。从56190部队到第三野战医院和第41医院工作,一路向南。特别是那个艰苦年代在西藏哪儿的工作和学习,其所见所闻在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记忆。

作者:李义忠

posted @ 22-07-26 06:51 作者:admin 点击量:
亚洲彩票平台,亚洲彩票官网,亚洲彩票网址,亚洲彩票下载,亚洲彩票app,亚洲彩票开户,亚洲彩票投注,亚洲彩票购彩,亚洲彩票注册,亚洲彩票登录,亚洲彩票邀请码,亚洲彩票技巧,亚洲彩票手机版,亚洲彩票靠谱吗,亚洲彩票走势图,亚洲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亚洲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